古月睿睿

多一点则多。少一点则少。

今天是姥姥去世三周年纪念日。本已准备入睡,零点十六分突然想起,拿掉刚敷上的蒸汽眼罩,穿上衣服,带上要给姥姥烧的纸钱下楼了,茂密的树荫下,人行道上,路灯斑驳微弱的光让人有点害怕,还有三三两两的夜归人在匆忙的赶路,我壮了壮胆,径直走到了十字路口,这是我第一次远在异乡为亲人祭奠。前几天还梦到姥姥了,梦到她蹒跚的背影,拄着拐杖走几步就歇一下的暮年时光,梦到我竭尽全力想去孝顺她,潜意识里却是已知她早已离去的事实,在梦里不禁难过起来。三年前姥姥离世,由于各种原因没有去给姥姥送终,便成了此生遗憾,之后经常梦到她。想起2015年春节见的最后一面,在我跟姥姥告别时,她不舍的说:“都走啦?…”,眼神里是依依不舍,是无力挽留,是孤独无助,匆忙的我们都没有再多陪她一会儿……就永别了…

评论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