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月睿睿

多一点则多。少一点则少。

最近的工作状态让我想逃跑,上帝给我指条明路吧。

好希望睡一觉醒来就是80岁的模样了,这样我就会毫不遗憾的准备上天了。

…………

我走在大街上想到了你,我吃饭的时候想到了你,我起床和睡前也想到了你,我发呆的时候也想到了你,原来这就是“我想你”呀。

好想知道别人都是怎么生活的。我以前以为自己是幸运的,现在想想,是我误解了生活,幸运这件事好像从未发生过,所以,我一直期待未来的样子。

想说的都在省略号里了……

到上海的第二天,去Arabica外滩店的路上把脚给崴了,很沮丧,以为第二天会肿痛到不能走路,担心打破所有计划,神奇的是,当晚回到酒店用冰块敷了一个小时,贴了随身带的膏药和室友给的药剂喷雾,接下来的几天都是20000上下的暴走步数,昨天回京后,今天才发觉有点疼痛。人真的是很神奇。

坐在候车厅,有那么一瞬间像是睡着了,世界变得安静。然后又突然惊醒,听到左右耳边都有人讲话,由近极远,渐渐恢复嘈杂。

南风未起,念你成疾。
喜你为疾,药石无医。